您现在的位置:

王赫斯怒 >

大年初二随笔

篇一:大年徒步老爷山

被茶哥的帖子忽悠,大年初一我约伴上老爷山,老爷山在莲花山南面,属同一条山脉。同行七人,还有一小美狗花花。两辆车到金塔村老爷山对面停下来,下车收拾背包前往老爷山。茶哥帖子曰“西武当老爷山位于凉州城西南13公里的金塔乡黄康村西山坡,相传唐代贞观年间修建武当山圣母庙,后世俗称武当山,明代嘉靖年间修建汉寿停候王关圣王庙,后人们称老爷山,老爷山建有无量祖师殿,玉皇殿等殿庙72座,在1927年古浪大地震时大部分庙宇被毁,仅剩无量祖师殿、财神殿等6座庙宇,1958年以修南营水库名誉将庙宇全部拆除。现老爷山道观于1987年重建,1993年维修扩建,现有13座庙宇,虽依山而建,不失巍峨之貌,但夜雨打瓦,冷雪飘零,终究一副溃败不堪之貌。”的确,老爷山实在是破败不堪,依山修建的庙宇残缺不全,因为是初一,有些善男信女在烧香还愿,可庙里没有一个和尚或道姑,全是些让我看来是装神弄鬼的跳大绳的神婆子。她们嘴里依依哇哇不知道唱的什么,简直是亵渎神灵。不愿看这些愚弄和被愚弄的场景,领着花儿直接上了老爷山的后山。一路缓坡,七个人说说笑笑往前行,小野鹤人小但爬山很厉害,一直走在最前面。下午3点多,走到一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山坡顶,老驴白杨树说再不走了往回返吧。我们几个显摆着照了几张相,山坡光秃秃的也没有什么好风景,多亏我花儿的加入使照片增色不少。因为不是原路返回,我们从山梁下来,从侧面的山沟往出走。莲花山附近的沟沟坎坎我自认为走了不少,我也从来没有轻视过造物主创造的每一条山岭和沟壑,每走一条山路,我都怀着敬畏的心情踏过每一块山石,趟过每一条山溪。这次的回程也一样,白杨树和摘星从半山腰穿过去了,我领着花儿,野鹤领着儿子小野鹤,感觉爬山有点

辛苦,就想一直顺沟而下,河东人和啊琴也跟在我们后面。刚开始路还好走,一些巨石横阻山沟,我们能攀越的攀越,攀患有癫痫3年了,请问要怎么治疗呢?不过的从旁边绕道。快到山口了,两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,山没有了坡度,石壁像刀削过一样,左右无法盘绕,往前看十几米深的悬崖根本就下不去。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我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在老爷山这么个黄土坡坡中间,还隐藏有这样险要的地势。想想老驴们说过的话“下山要走山梁”真是经验之谈。没办法,只好原路返回,快到和白杨树他们分手的地方沿缓坡往上爬,爬上山顶呼叫摘星白杨树,发现他俩为了接应我们又从我们前面的山坡往沟里下,我们也只好沿着他们足迹再下山。花儿不走路,我用啊琴的背包背着它,下山的路真是艰难。不敢弯腰,怕一弯腰把花儿从背包里倒出来,可不弯腰下山真叫困难。在坡度超过75度的山坡直着身子下山,这是在挑战我还是挑战山,我都不知道了。白杨树看我下得实在困难,一边骂一边过来接应。爬了半辈子山,这是第一次下山腿抖,而且走过的路直线距离不到五百米,说出来真是有损形象。出了山口,已经是下午六点,开车回家,大年初一就这么过了。

篇二:此经三年

此经三年

那还是一个青涩的年代。破旧的瓦砾为这栋不断掉下石灰的两层楼房遮挡阳光与风雨,楼房里,教室中,陆欣还在教着苏蕾简单的全等证明题。

那时候感情朦朦胧胧,一句很不负责任的喜欢让他们走在一起。这种喜欢,薄到一滴雨都能穿透。

中考期间正是下着滂沱大雨。雨幕给即将毕业的孩子们增添几份哀愁。没有特别的不舍,没有冰冷的眼泪,更没有斩不断的眼神,陆欣收拾好东西就回了家,因为苏蕾对他讲,你要帮我向高中问个好。 那场大雨真的让他们分开了,很远,很远。

她在繁华的南京,他在简陋的本地。能说什么呢,每次登上去看她绚丽的QQ头像,然后默默的下线。殊不知,绚丽的QQ里,再多的消息,她只看他灰芜湖癫痫病什么医院好蒙蒙的木头人,然后也悄悄的离开了。

他们都还在乎着彼此,不然他的手机也不会响,那个女孩的头像依然不会显示在他手机屏幕上。

“我在南京上大专,还记得我毕业那天和你讲的吗?”女孩声音很安静。

陆欣听着她的声音,就哽咽了,再多的语言再多的痛苦都化为一滴眼泪,缓缓留下。

“你等我吧,三年之后我便去南京找你。”当陆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责任将青涩赶去,“你一个人在南京,我陪你好吗?”

寥寥几句,脑海中浮现的是他们一起奋斗一起欢笑的场景。

从此,苏蕾的QQ签名变成了那句让陆欣永远不会忘记的话:我拒绝了所有的青睐,只等你一个将来。

中考的残酷,距离的威胁,变成他们之间的沉淀剂,让酸酸的酒有了一丝甘醇。

陆欣很是努力,他总会自豪的和别人说,我喜欢的人在南京,我要去找她。

陆欣和苏蕾的联系间隔是按月来算的。久久的久久的,当发出一个窗口抖动之后,看着电脑屏幕,是一阵阵沉默。果真如此,岁月是把杀猪刀,原本打打闹闹的陆欣和苏蕾之间也会客气起来。

高中的第一个暑假,两人整整一年没有见面了。在灯光黑暗的咖啡馆里,陆欣看到了留着漂亮马尾的苏蕾,苏蕾见到了长着一点点胡须的陆欣。

苏蕾和他讲着南京的繁华,而陆欣,总不能和她聊数学方程式吧。只有安静的倾听。与其高谈阔论像两条支流交汇搬激荡,不如耐心倾听成就入海口的宽豁。

也许是习惯了这种谈话方式,从相互交流,到相陌无言,现在无疑是最好的。

癫痫病如果持续的发作,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呢?t">高二的明媚下午,在三申五令不许带手机的要求下,陆欣登上了许久未上的QQ,十分迅速的打开了苏蕾的空间。阳光还是那么好,头像还是那么绚丽,而他的眼神却越发的空洞。她的签名变成了“一生一世只恋你@XXX”。

拒绝没有了,将来还有意思吗?

夕阳为经过陆欣身旁的情侣披上一层橙黄色的幔纱,而陆欣走在教学楼的阴影下,连影子都看不到。

陆欣不喜欢吵架斗嘴,但如果询问苏蕾个签的事,他的忧伤会变成火药,燃烧掉自己这已经风干的爱情。

依旧很耐心的倾听,从不违背她的意愿,倾听惯了,直到提到那个人的名字,陆欣依旧耐心的倾听,接受,思考,甚至祝福。

高中的最后一个年初,陆欣已经好久没有倾听苏蕾的牢骚与快乐,因为高考。在他心底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说的承诺,是支撑他熬过高三的天柱。每当想起坚毅的话语,陆欣就会幻想到苏蕾的笑容,与她牵手,站在南京古城墙,向全世界展示他们之间经过三年积淀的爱情。哪怕有那个人存在。

可是,这毕竟是幻想。

大年,各家各户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,苏蕾拨打电话说:陆欣,能出来吗?我想见你。伴随哭声。

冬天的校园,三年不见。彼时弱小的枝干已经壮实,掉石灰的楼房变成巍巍大厦。苏蕾穿着漂亮的红色棉袄,蹲在操场上。

“我要和他分手。。。我觉得他爱他的工作已经超过爱我。这样的男子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。。”眼泪萦绕在她的眼眶。身为情敌的陆欣,却在为那个人辩护,劝苏蕾珍惜这段感情。

或许是中过毒了吧,中苏蕾的毒太深太深,陆欣想的只是让苏蕾开心起来,哪怕是把她送到另一个男子的怀抱。在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里,<忻州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好/p>

陆欣对她的感情发生了质变,没有了爱情中的愤怒与自私,没有了友情的漠然与虚假,真真实实的只有让苏蕾开心,让苏蕾过好每一分每一秒。 陆欣和苏蕾,再也找不到三年前对彼此的爱慕与冲动,他们了解,那种朦朦胧胧,变成了最尖锐的刀,在彼此的心头刻下彼此的名字。

篇三:正月

正月,又称陬月、端月、孟春,是一年中的第一个月,而正月初一,就是我们说的“春节”,被称为“元旦”。“元”者,始也;“旦”者,晨也。元旦就是一年的第一个早晨。古称“三朝”,即“岁之朝,月之朝,日之朝”。又称作“三元”即“岁之元,月之元,日之元”。从殷商起,就将月圆缺一次为一月,初一为朔,十五为望。每年的开始从正月朔日子时算起,谓之“元旦”或“元日”。自从司马迁创造了《太阳历》,即确定正月为岁首,正月初一为新年。当然,现在提起“元旦”都很自然地想到公历的一月一日,这是民国以后的事。咱老北京把正月初一称作“大年初一”或“大年禧”,“大”是热闹的意思,也就是这一天要过得红红火火,热热闹闹的。

这天一大早,亲朋好友就开始拜年。晚辈给长辈拜年或年幼者给年长者拜年,都要三叩首,而一般平辈儿的朋友邻居之间则是拱手作揖,互相说一些“恭喜发财”、“万事如意”之类的吉利话。

大年初一,全城所有的店铺都关门停业,可戏园子却要在这一天举行开台仪式。在三通鼓后,戏班儿的管事把“万事亨通,开市大吉”的横幅交给戏园子的堂头,堂头给过赏钱后,高喊一声“开戏喽”,新一年的第一场戏就正式开演了。

大年初一徒步老爷山被茶哥的帖子忽悠,大年初一我约伴上老爷山,老爷山在莲花山南面,属同一条山脉。同行七人,还有一小美狗花花。两辆车到金塔村老爷山对面停下来,下车收拾背包...

© zw.iidfq.com  岩石循环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